突然想起来的小时候

小时候啊 就喜欢跳皮筋 课间休息十分钟也是要从六楼的教室冲到一楼的操场去跳的 不在六楼跳是因为五楼天花板上的灰都被震掉了 学校就禁止在六楼跳了 不仅在学校跳 回到家里自然也是要跳的 在家只有自己一个人 就只好拿两个小凳子 左右各摆一个用来绷皮筋 还会嫌小板凳太矮 难度太低 就跑到楼下的花园 把皮筋绑在树上跳 跳的大汗淋漓才肯回家 现在有时候就想 我为什么长的不高呢 可能是遗传 也可能是初中就不跳了吧 
除了跳皮筋 还会自己在家拿出姐姐的颜料 画一幅“大作” 把颜料挤在塑料瓶的瓶盖里 加点水搅一搅 就开始作画了 常常不知道画什么 看见姐姐画的荷花很好看 也就模仿着画 有一次 觉得自己画的很棒 就把画贴在电视机柜上 贴的时候水还没干 颜料印在了电视机柜上 后来就一直都擦不掉了 
高中的时候 好爱基本没有了 要说有 可能只有唱歌了吧 小时候会躺在床上唱歌 想到什么就唱什么 吵的姐姐睡不着觉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不唱了 有一天关灯睡觉的时候 姐姐还对我说 你现在怎么不唱歌了 好久没边睡觉边听你唱歌了 还有点怀念呢 我才意识到 自己已经不像小时候那样唱歌了 高中时期 会边写作业边听歌 有时候还会唱 虽然这个习惯不好 但是不听歌 深夜写作业总觉得会有些安静 
有时候周末的闲暇时间 会拿出一个下午或者一个晚上 录制一首自己喜欢的歌 录上好几遍 听上好几遍 直到自己觉得完美了才发表 上大学后 总是因为各种原因 唱歌也少了

有时候我想 我也许是个自闭的人吧 ☹️

  有的人风生水起 有的人郁郁寡欢 喜怒哀乐 循环往复 生老病死 落叶归根
  还是太浮躁 还是太容易受到别人的影响

中伤不是你的强项

  初恋 喜欢了已经好几年 分分合合 有人说 分手后就不应该继续联系 这样对彼此都好 我的态度从反对到慢慢接受 每当我以为我已经可以放下时 又突然出现 给我一丝希望
  周六要和一个老朋友出去玩 和这个老朋友有些缘分 初中很长一短时间都是我的后桌 挺逗 回想起来也是美好的 现在身边的人只有我和他在武汉上学 虽然身边的人总在起哄 但我相信 我们都没有想过会和对方再一起
  最近一段时间 想恋爱了 他也刚好出现 说不上喜欢 但是对他却很刻意的关注 聊了几次天 琢磨不透他
  现在 我在想 如果有一天这三个人同时出现在我面前 我会选择谁

过去的某一天
你说:“我闲着的时候喜欢看窗外的天。”
从此 我格外注意每天的天空

  我还是很容易受别人影响 索性就一个人吧 无拘无束 自由自在 虽然孤单 但是自在
  为什么我的问题总在等待别人的答案 已经成年了啊 我希望我是醒着的那个人 该长大了

再见了,文杰。

形形色色 长长短短 男男女女 匆匆忙忙

两个月过去了 一事无成 很颓 杨今天要去学校了 爸爸的视力越来越差 此时妈妈正在跟我唠叨 不知何时 我注意到妈妈的嘴也像老人一样 每次她干活回来 她的嘴都是这样 我想 是不是东西太重 把她压成了这样 如果不是东西太重 或许就是为了我和姐姐 妈妈问我今天是不是打了粉 她说我不适合打粉 白的人自然白好看一些 粉的白不好看 说着她挑起袖子 手臂的色差很大 黑的那一部分 是岁月的印刻 白的那一部分 是青春的印记 除了色差 让我映像深刻的是 妈妈不高 虽然只有一米五五 但是年轻时又白又瘦 倒也是显得美丽动人 现在为了干活有力气 已经是又黑又胖了 妈妈挑起袖子的一瞬间 我突然发现妈妈的身躯还是很娇小 可是手臂 却和爸爸不相上下 她和爸爸的力量 撑起了我们这一个家

心情好的时候
看什么都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