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了,文杰。

形形色色 长长短短 男男女女 匆匆忙忙

两个月过去了 一事无成 很颓 杨今天要去学校了 爸爸的视力越来越差 此时妈妈正在跟我唠叨 不知何时 我注意到妈妈的嘴也像老人一样 每次她干活回来 她的嘴都是这样 我想 是不是东西太重 把她压成了这样 如果不是东西太重 或许就是为了我和姐姐 妈妈问我今天是不是打了粉 她说我不适合打粉 白的人自然白好看一些 粉的白不好看 说着她挑起袖子 手臂的色差很大 黑的那一部分 是岁月的印刻 白的那一部分 是青春的印记 除了色差 让我映像深刻的是 妈妈不高 虽然只有一米五五 但是年轻时又白又瘦 倒也是显得美丽动人 现在为了干活有力气 已经是又黑又胖了 妈妈挑起袖子的一瞬间 我突然发现妈妈的身躯还是很娇小 可是手臂 却和爸爸不相上下 她和爸爸的力量 撑起了我们这一个家

心情好的时候
看什么都好看

傍晚阳光很棒
出门遇上了一张特别好骑的小黄车
耳机里放着一首欢快的歌
心情很好

我想 见面后 大概只会有两种结果 一种是热情若没变 那管她沧桑变化的旧情复燃 另一种是中间隔着那十年 不懂怎去再聊天的尴尬失落 显然 我们会是后者 所以我总是在听完好久不见后 接着去听不如不见 我总觉得我们以后会在一起 可又劝诫自己应该早些放手 起码现在 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即使城市再小 我们也终究无法相遇 即使相距不远 也终究还是错过 每每路过那些你的必经之路 我总是期待又不安 心里就想啊 要有多幸运 才能看见你

今天下午在医院排了一下午的队 好不容易轮到我 治疗到一半时又突发低血糖 全身无力 眼前一片漆黑 双手发麻 一瞬间就出了一身汗 以前总以为自己身体很棒 总觉得自己与常人不同 可实际想来 自己的身体还是很脆弱 医生让妈妈去给我买吃的 妈妈回来时气喘吁吁 满头大汗 我有些心痛又觉得很暖心 我觉得我真的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家人 回家没吃多少饭 爸爸冲着我们发火了 我沉默许久 心里有些愧疚 无奈 莫名其妙 最终我还是和他吵了起来 妈妈时不时插上两句 无疑是火上浇油 不知从何时起 爸爸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 总爱冲着妈妈大吼大叫 两个人再一起久了 终究还是会失去耐心吧 可是他们即使这样 也会不离不弃吧 爸爸的视力也下降了 远视眼吧 看东西总要拿的很远 不知不觉中他们还是老了 而我 长大了吗

生日快乐
再也不见的你

下午的天空美得不像话 大概是被前几天的雨水洗过吧 晚上出去散步 身边的人变化真的很大 每个人都在变好 有的人也在变陌生 我呢 现在只想躲避 自我封闭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 现在越来越想封闭自己 感觉越来越找不到存在感 越来越不知道如何与人相处 可能是太没有自信了 太懒惰了